当前位置:主页 > 茗彩娱乐平台 >

市戏剧家协会主席邓荣宗:艺术创作要多一

发布时间:2018-04-02| 来源:未知 |
邓荣宗(后排右五)与《县令丁积》剧组合影。资料图片舞台下掌声雷动,舞台上的帷幕再次拉开,演员们一起鼓掌,将掌声送给导演、编剧等幕后工作者,侨乡本土话剧《县令丁积》的演出完满

市戏剧家协会主席邓荣宗:艺术创作要多一些“人味” 中国财经界 www.qbjrxs.com

邓荣宗(后排右五)与《县令丁积》剧组合影。资料图片

舞台下掌声雷动,舞台上的帷幕再次拉开,演员们一起鼓掌,将掌声送给导演、编剧等幕后工作者,侨乡本土话剧《县令丁积》的演出完满结束。

作为江门市首部原创话剧,《县令丁积》在第十三届广东省艺术节获得了剧目类二等奖,为我市推进“文化强市”注入一剂强心针。这其中,市戏剧家协会主席、白沙戏剧社社长、江门市首批20名文化名家之一的邓荣宗功不可没。

作为资深编剧,其作品自2011年至今共获得各类奖项71项,其中国家级奖项1项,省级奖项13项,市级奖项高达36项。舞台上,他让遥远的历史人物焕发出时代的光彩,艺术的力量感动人心;现实中,他突破年龄和地域的限制锐意创新,为江门话剧艺术开拓出一片新天地。

戏剧艺术如何更好地传承与出新?这一直是他冥思苦想的问题。邓荣宗孜孜不倦的艺术追求背后,是一种“自找苦吃”的勇气和执着。他说,艺术创作就要多一些“人味”,只有不断地把好戏奉献给观众,才能不负我们身处的时代。

策划:叶桃

统筹:傅健 崔怡娟

文:黎禹君 廖伟城

图:黎禹君 (除署名外)

A创作 灵感来源于现实生活

戏剧作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要从根本上解决思想观念、艺术态度的问题。

“面对现实、深入了生活之后,就考验创作者怎样思考现实,怎样理解生活,进而考验我们如何表达对现实的认识、对生活的感悟。”谈起创作灵感,自称“表达能力不强”的邓荣宗,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此外,如果没有一定的历史视角和文化反思,很难写出真正有深度、反映现实生活的作品。”

邓荣宗的这些理念,反映在他的作品当中。2018年江门市春节联欢晚会上演的小品《西厢体验记》,便是一个很好的印证。该作品以历史人物为依托,讽刺了现代社会旅游市场存在的问题。

由于剧组演员们白天要上班,只能选择晚上或者周末的时间排练。为了让作品更好地呈现给侨乡观众,临近春节,担任小品编剧的邓荣宗特别忙碌。“为了帮助演员用编剧的思维去理解角色,他们每次排练,我都必须到场。”邓荣宗告诉记者。

2011年创作的作品《数不清的花生》也是典型的例子。“当时身边有对夫妻,为了去谁家过年这个问题争吵了起来,吵到双方的家长都介入了,闹到差点离婚。”邓荣宗娓娓道来,“当时给了我很大感触,因为这么小事闹到离婚,归根结底是担心长辈的不理解。”通过作品,他希望长辈能够多体谅自己的孩子,避免无谓的争吵。

在剧本创作过程中,邓荣宗也会遇到“难熬”、难以下笔的时候。于是,他会把创作放在一边,通过看同类型作品以及和同行交流捕捉灵感。“好的艺术作品情感要真挚,让读者有代入感;人物动机能立起来,起承转合要自然……总结来说,就是要有人情味、有品质、有品味。”作为一个情感细腻的人,邓荣宗笔下的人物描写常常直达读者内心深处,引起共鸣。

2016年年末创作的作品《一个“红”柚子》是他创作生涯中最难忘的作品,表达留守儿童对在外打工父母的想念。“想到剧中男孩期盼父亲回家的场景,我自己也会落泪。”《一个“红”柚子》的创作历经波折,经过7次修改,最终才成功在国家级刊物《剧本》发表。近日,该作品获得2017年度广东省群众文艺创作一等奖。

B机缘 从化学老师到编剧

除了在戏剧方面担任的“角色”,邓荣宗还有一个特别的身份——江海区作家协会主席。对于“身兼多职”的他来说,周末加班加点已成为工作的常态。闲暇之时,他则会进行阅读和思考,为新的创作补充灵感。

采访当天,一股冷空气不期而遇地袭来。室内蔓延的阵阵寒意,与邓荣宗对艺术创作的热情形成鲜明对比。

“为支持鹤山市文联主办的茶文化征文,我正筹备写一篇关于鹤山茶文化的中篇小说,推广鹤山茶文化。”聊起最近的工作内容,邓荣宗介绍,“通过查阅资料,我才发现以前鹤山的茶叶出口量一直高居全国第一。这一记录保持了170多年,相当了不起!为此,我打算组织作协的人员前往鹤山采风,了解当地的茶文化。”

凭借着多年的耕耘,邓荣宗在文艺创作领域收获颇丰,还先后获得“江门市优秀文艺家”“江门市舞台艺术类优秀创作人才”“广东省文化馆特聘创作员”等称号。

但谁又能想到,正式踏入文艺创作大门之前,邓荣宗曾经是一位孕育桃李的中学高级教师。担任化学老师的他,在礼乐中学执掌教鞭近二十年。

“文学一直是我的爱好,在中学时期我还在学校创办过文学社。”但由于家庭经济原因,邓荣宗选择了报读理科化学专业,最终成为一名毕业班的化学老师,“因为毕业班的老师收入相对来说会更高一些。当时还是挺功利的,主要想解决经济问题。”

工作之余,邓荣宗没有放弃对文学创作的爱好。他利用空闲时间创作小说,并向各类杂志报刊投稿。“尽管一开始发表率很低,但我能从微薄的稿费中得到满足。”在向报社杂志投稿的同时,邓荣宗还会向家乡阳江投稿。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2010年,阳江市文广新局筹办一个培训班,为省文化厅的年度作品选评做准备,他们想起了不断来稿的邓荣宗。“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舞台剧本,当时觉得挺新奇的。”之后,邓荣宗也开始尝试自己舞台剧本创作。

“第一个作品被认为更像是小说,缺乏舞台的动作和语言。”首战告负的邓荣宗没有气馁,舞台剧本创作成为他的新方向。他的坚持终于迎来回报,作品《酸酸的龙冈橘》获得2010年度广东省群众文艺创作三等奖,首次为他带来省级荣誉。同时,他被江海区文化部门领导相中,获得更多的学习跟锻炼机会。

2014年,崭露头角的邓荣宗被借调,在江海区宣传部跟江海区文化馆很好地发挥了自己的才能,从中也得到更好的锻炼。2015年,他被调进江门市文化馆,从事活动策划、信息撰写等工作。谈到人生轨迹的改变,邓荣宗感慨万千:“因为喜欢并坚持文学创作,我才有机会走上戏剧之路,所以特别珍惜。”

C 扎根本土文化与戏剧相结合

在江门生活了二十多年,对邓荣宗而言,江门就是他的“第二故乡”,在创作上也挖掘了不少侨乡题材。“江门要做原创,要走自己的路,从江门人需求的切入点出发,慢慢地激发江门的戏剧活力。”邓荣宗说。

这其中,他负责编剧的《县令丁积》,实现了我市原创话剧“零的突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真不容易啊!时间赶,而且对我来说,将一个大型作品搬上舞台也是第一次。”回忆起《县令丁积》这部几乎投入了他全年精力的作品,邓荣宗颇为感慨。

去年2月底,邓荣宗接到市里的任务,要筹备一部反腐题材的话剧,以明朝新会廉政知县丁积为主角。“因为综艺晚会类的文艺节目较多,需要寻找新的路子。”谈及为何选择话剧的形式呈现人物时,邓荣宗表示。此外,专注于业余演员培养的白沙戏剧社成立后,让江门话剧有了本土人才的支撑。

作为《县令丁积》的编剧和统筹,邓荣宗进行了半个多月的素材收集。他跑了很多地方,去图书馆查资料,看地方志,请教研究新会历史的专家等。“这个过程得耐着性子,有时候一天时间下来,一本书里关于他的记载可能也就一两句话。”邓荣宗说。

“最难的还是如何把这个人物写活。”邓荣宗坦言,“剧中,丁积的思乡情、对官场的抱怨等都会让他显得真实,有血有肉,而不是脸谱化。”最终,省艺术节上呈现出来的剧本,至少修改了20遍。经费不足、时间紧张等问题,使得《县令丁积》剧组面临巨大压力。此外,演员同样也是个问题——除了主演,其他人都是业余演员。

面对着资金、团队等各方面的限制,主创团队和演员凭借不懈努力攻克了一道道难关。“剧组的业余演员来自各行各业,只能在晚上协调时间进行排练,一般到凌晨12点才结束。期间,有一晚因为录制视频,演员们在剧场待了26个小时。”演员的敬业精神让邓荣宗大为感动。

最终,在第十三届省艺术节上,《县令丁积》获得了剧目奖二等奖,为侨乡文艺精品创作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从历史长河中打捞江门优秀历史题材,展现了侨乡优秀的人文历史和文化底蕴。“我希望话剧走出江门,走向全国,打造一张江门廉政文化名片,更好地弘扬侨乡文化。”邓荣宗表示。

D 传承 培养本土戏剧人才

邓荣宗从没停止过对剧本的思考,书本、戏剧、电影、网络以及所有的媒介,只要发现相关的信息,都会敏感地捕捉、收集。踏入创作大门以来,他涉猎的领域很广,除了舞台剧本创作之外,还包括微电影剧本创作和文学创作。谦虚和勤奋支撑着他不断前进,屡创佳绩。

他认为,尽管目前在全省水平上,本土戏剧事业还显得很薄弱,但这是城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此,他发出叩问:我们有多少作品具有穿透时空的艺术力量?如何让优秀的作品不是应时应景地昙花一现,怎样才能创作出具有长远生命力的作品?

基于这些考虑,除了在市文化馆的工作和创作以外,本土戏剧人才的培养也成为了邓荣宗的工作重点。

2015年,为了解决江门戏剧演员匮乏的问题,邓荣宗在市文联的支持下创立了白沙戏剧社。目前,剧社队伍已经扩展到40多人。“《县令丁积》的成功演出,离不开白沙戏剧社一众演员们的努力。演出结束后,来自各方面的评价都表达了赞扬之辞,认为剧社演员的表演甚至媲美专业演员。”邓荣宗对此颇感欣慰。

白沙戏剧社培养人才的方式以培训班为主,这得益于研修班对邓荣宗的启示。

在戏剧创作的“修行之路”上,邓荣宗凭着自己的作品被大大小小的研修班录取,如全国第六届小戏小品研修班、国家艺术资金舞台艺术研修班、广东省高级戏剧研修班等。“这些研修班不仅带着我入门,走入戏剧的大门,让我学习到创作的方法和理论。更重要的是,能够接触到各行各业的作者,让我找到学习的榜样。”邓荣宗说。

白沙戏剧社的创办,对江门戏剧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但总体而言,目前江门的戏剧发展仍处于较低水平,“提到戏剧,江门人的第一反应普遍是粤剧,不会联想到话剧、歌剧、音乐剧。”邓荣宗认为,戏剧创作人才的缺乏和市民对戏剧了解的缺乏是导致我市戏剧发展较慢的主要原因。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邓荣宗决定从提高人们对戏剧的认识做起:“我们打算在暑假办两期免费培训班,让戏剧走进校园。”届时,白沙戏剧社的编剧、导演和演员会讲解关于戏剧的课程,培养学生对戏剧的审美,提升他们对戏剧的认识。“此外,政府也要给艺术界提供好的经济和政策支持,把民间的艺术活力激发出来。”邓荣宗说。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创作文艺精品是新时代赋予我们文艺工作者的神圣使命。”邓荣宗表示,接下来,创作具有影响力的大型戏剧作品是他主要的突破方向。此外,他希望能够加强江门本土的戏剧团队,争取为下一届省艺术节贡献来自江门的本土作品。

业已兴,路正长。朝着向往的戏剧人生,邓荣宗风雨无惧,努力前行……

评价

广东省文化馆创作部主任陈才:

群文创作要取得优秀的成绩,不仅需要一定的理论跟技术,更需要作者吃苦耐劳、全身心投入。

邓荣宗勤奋上进,是一个乐于付出的人,他经常策划活动、奔波于各个活动现场,组织安排培训于省市之间,并扎根基层,用那支常年无休的笔勾画多彩生活,抒写戏剧人生。

短短数载,剧本《回家看看》获得全国第八届戏剧文化奖铜奖,《一个“红”柚子》《一字千金》《恐惧“证”》《寻梦》《百家米》五部舞台作品获得广东省群众文艺作品评选一等奖。特别是大型话剧《县令丁积》,邓荣宗是编剧又是统筹,他的付出是行外人难以想象的;此剧获得第十三届广东省艺术节剧目二等奖,不仅为江门争光添彩,更是全省群文创作之典范。

舞台有大小,精彩无限度。

群众文化的繁荣发展,不但能提升一个城市温度,也能提升市民的文化获得感、满意度。江门的戏剧创作因为邓荣宗的坚持结出了硕果。

本文来源:责任编辑:jmnews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若转载,请 戳这里 联系我们!

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又见小排量!是谁带我们走向发动机downsize的未来  
下一篇:特朗普发表讲话又扔稿子:读了第一段话就觉得无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